欢迎来到五音疗法研究中心,这里有众多音乐放松、减压设备,期待您的来电咨询~~~

音乐疗法研究中心

音乐疗法治疗情志致郁的思考

文字:[大][中][小] 2020-04-11 21:36     浏览次数:    

  就理论而言,音乐疗法确实有其发展钻研的价值,但是真正应用在临床仍然存在某些局限。因为音乐的个人主观意识十分强烈,对患者来说,他们也有自己偏爱以及厌恶的曲调,尽管医者根据辨证选择合宜的乐曲,倘若这些曲子不能为患者所接受,非但于病无益,还有可能适得其反,导致症状加重,因此在诊疗中对此必须仔细斟酌。首先,了解患者喜好的音乐风格,从而在该领域择取或创作能舒解病情的乐曲。同时,由于音乐具有浓厚的地方性与民族色彩,所以在治疗及选择上不可照本宣科。赵宇老师建议:“只有建立起中国人自己的音乐治疗体系,才能对中国患者进行更为有效的治疗”。

  应当注意,音乐如同方剂,只是个统合名词,若想将其用在临床的话,对于乐曲、乐器的选择都非常重要。就乐曲而言,它有两大特征,也就是旋律与节奏。音乐之所以能够治病,靠的正是旋律、节奏之间的变化,衍生出多种风格的乐曲,进而治疗各类型情志郁证,祖国传统乐学将之通称为“调”。调的基本单位是“音”,换句话说,以宫音为主旋律谱成的乐曲即为宫调,余者依此类推。由于五音配合五行各具相应之脏腑,五调承袭五音,自然有其属性,时下中国式传统音疗,其机理多据此拓展。如韩仁贵指出:“一脏之病可以所属音治之。”所以肝郁患者可鼓励他们聆听角调乐曲,从而达到舒缓情志的效果。除此之外,按照音乐学的体制,曲调亦有阴阳刚柔的分别,习惯上乐韵表现阳刚者称为大调,表现阴柔者称为小调,因此角音小调在肝郁治疗中更具效果。王绍伟先生研究指出:“角调式色彩淡雅、柔和,给人以舒缓、平和的感觉,具有补‘肾、舒肝的作用。”说得即是此理。众所周知者如《太湖船》、笛箫名曲《梅花三弄》以及古筝名曲《渔舟唱晚》等皆属此类,对于情志影响证见肝郁者,这些乐曲都是不错的选择。

  如果说乐曲为调,那么依调填词,琅琅上口,指的便是歌。广义来说,有调有词为歌,有调无词为曲,歌以唱,曲以吟。尽管藉由旋律与节奏的配合,人们情志得到导引,进而舒缓郁证,可一旦加入歌词这项要素,透过文字传达意念,听者的思绪往往为作词者所牵动,而这种影响力甚至覆盖了旋律、节奏散发的气息,所以说“词喜则调喜,词悲贝悯悲”。《西江月》是宋代常用的词牌,词牌是指一种固定的乐律,在文字上限定平仄与押韵,在曲谱上限定节奏与旋律,也就是说它的调是不变的。然而,当辛弃疾填人“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时,即呈现出农村生活的惬意;可是当苏轼填人“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时,却呈现一种沧海桑田的惆怅。

  如今的音乐治疗每多重调而轻词,以情志郁证为立场判断,此项原则并非不经过考虑。事实上,词如两面刀刃,虽然容易导引情志,却也经常矫枉过正,使听者进入其中意境之余,会造成过喜、过悲等抒发太过的流弊。如果说调为乐中缓药,那么词无疑是乐中峻药,然治疗情志致郁,用药宜缓不宜猛,所以音疗才会朝重调轻词的方向发展。即使如此,只要应用妥善,我们亦不可忽视词在情志郁证中所发挥的功效。对于不擅长演奏乐器的大部分群众而言,有关音乐治疗的方式主要包括两种:一是聆听歌曲,二是自我吟唱。聆听歌曲,旨在透过旋律、节奏之间的变化,使患者情绪得到缓和。虽然自我吟唱同样有这个优点,但不同的是,在唱歌之际,人们也正进行着规律性的吐纳呼吸,特别是小调的吟唱,则情志不但有所舒解,气机也因吐纳运动的调理逐渐通利,如此更有助于郁证的消失。

  因此总的来说,如何取利去弊,使音疗理论趋向完善,要看患者自身的特质以及接受度,这其中自然包括调与词的选择。其次,谈到乐器的影响,就中国传统乐器而言,由于历史的演变、制作材料的不同以及地方民俗的渲染等,使得乐器逐渐具备阴阳刚柔等属性。不过这种特质并非单纯的二分法则,而是在阴阳相间里突显出偏刚、偏柔的韵味。所以一般情况下乐曲虽然牵引情绪,却不致波动太大,道理则在于此。以传统弹拨乐器为例,曲调上弹拨乐多予人行云流水之感。而在旋律上,弹拨乐拥有两项特质:其一,以短音连串成曲,故音色圆润;其二,能演和弦之姿,增添乐曲柔美。所以弹拨乐在乐中偏阴,擅奏柔性音乐。然而弹拨乐器里,琴、筝产自中原,承袭婉约风格,故声如流水;琵琶源自胡邦,虽具弹拨特质,仍难掩豪迈之性,故声如珠玉。总体说来,琴、筝阴中带柔,琵琶阴中带刚。何以《高山流水》藉琴、筝之态方见其魂,此即所谓同韵相求。至于琵琶,虽有《阳春白雪》之姿,但是像《十面埋伏》这类曲子则非琴、筝所能为。白居易性喜听歌赏舞,也算个中大家,他用银瓶乍破、铁骑突出等语描述琵琶,可见此乐器阴中有阳、柔中带刚。所以有关振奋性乐曲如《将军令》等,若能选择琵琶为主体配合演奏,相信更能缓解低沉消靡的症状且不致发挥太过;自然恬静的曲子如《出水莲》等,奏之以琴、筝,那么宁心安神的效果益发彰显。

  除上述之外,即使是同种乐器,由于地方民俗色彩的影响,有时也会产生阴阳刚柔的风格差异。以笛为例,由于其调深长,其声清翠如风鸣,故而在乐中属性偏阳。现今常见者有曲笛、梆笛两类:曲笛因伴奏昆曲而得名,盛行于南方,其韵浑厚柔和,擅奏水乡民谣;梆笛因伴奏梆子戏曲而得名,盛行于北方,其韵高亢明亮,擅奏牧野新歌。所以曲笛阳中带柔,梆笛阳中带刚。另从音疗角度着眼,则曲笛工于抑,善治浮躁;梆笛工于扬,善治颓靡,二者在顺心调神方面皆有相当的功效。因此乐器的选择对于情志郁证的治疗实乃不可忽视的环节。倘若不能确切掌握同韵相求的道理,使乐曲乐器之间充分配合,即使是音乐治疗,亦有流于药性相杀之弊。

  总体而言,尽管西医对于心理、精神等症状表现自有其音疗体系,反观祖国医学,从情志致郁的辨证到论治,中医也有一套完善的诊疗思想,配合传统乐学独特的五声音调及民族器乐,我们确实已经具备成熟且优越的条件发展自己的情志郁证音乐疗法。如何借镜西医音疗理论,结合中医辨证方式,佐以传统乐学治疗郁证,现阶段已有不少专家学者努力探索其中。相信未来传统音乐疗法更将臻于上乘,使内伤七情诸证皆可通过音疗获得改善,达到不药而愈的目标。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3570880178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