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音乐艺术有关

2019-12-28 11:43

  

  我们都曾有这样的经验,就是那些从事艺术工作的艺术家,或与艺术沾上边的人,我们都会情不自禁地认为,他们的气质会好过常人。

  艺术是通灵的,不仅与创造艺术的人,也与我们更多出于欣赏角度的人相通。毫不夸张地说,是艺术的出现及其持续的影响改变了我们对气质的一般看法,从某种意义上讲,一部中国古代艺术的历史就是一部探讨中国艺术特有气质的简史,比如唐代司空图论诗的“二十四品”就有:雄浑、冲淡、纤浓、沉重、高古、典雅、洗练、劲健、绮丽、自然、含蓄、豪放、精神、缜密、疏野、清奇、委曲、实境、悲慨、形容、超谐、飘逸、旷达、流动。你完全可以不仅把它当成是评诗论画,也可以移用来表现人的气质与特征。

  音乐艺术也正好相仿,由于已经使用特殊的语言,即无定形而又处处与人心灵相通的语言,使得沉浸于其中的人仿佛每个毛孔都能接受到音乐的抚慰。

  我们的心灵改变了,我们的神情当然也改变了,这一切都在音乐中。

  我们已对古人心目中的“气质”印象十分淡漠了,可能正是因为我们与当时真正的艺术日渐疏远了。这是一门需要重新补上必课程,文化的多样性塑造了这个世界的丰富多彩,只有当我们把各种文化一下子能与她的气质特征逐一对应时,我们也才可以说是掌握了它的神髓。而当我们有意识地以一门艺术,比如音乐来寻求与这个世界的对应时,我们的心灵就再没有边界。

  尽管我们反对将艺术作为气质惟一重要的帮衬,但不可否认的是,不论是从一种文明形态来讲,还是从一个单个的人来看,沉淀于他们血液中的艺术细胞仍可造成他们与别人不同的文化特质。从古希腊来说由于艺术渗透到从雕塑到音乐乃至建筑的方方面面,一种强大的文化便无时无刻不在受着这种种艺术的熏陶,相濡以沫,习近感染,使他们随时随地心中充满了音符,脚尖涨满舞蹈的冲动,浑身的肌肉因为受着或成为城中居民的各种雕塑的指导,不由自主地便发出生命最为鲜活的动力,同样,一个人要是长久地从《掷铁饼者》旁经过,他的目光,他的双臂,他那几欲冲动的肌肉一定都受到鼓动,额头、面颊,一定也会打上思想的烙印,呈现出思想特有的深邃与幽渺。如果他长年凝望的是《蒙娜丽莎》,她的面容一定会因为对美的特殊理解而绽开神奇迷人的微笑。而如果他的心灵一直停留于一支中世纪的圣歌或是莫扎特的《安魂曲》或贝多芬的《英雄》,他的心灵更可以在直接的撞击中得到震颤与回应艺术影响了一个人的身体、情感、心智与性灵,但并不是说,没有可视的艺术作为媒质,便少了这种十分重要的补充或充实手段。艺术是什么?艺术的最高本质是自然,因此,直接面对大自然,就是一种与艺术面对面的交流,就是借着与自然界接触而寻求了解。作家兼业余观星者伊凡斯曾写道:“智慧,和知觉息息相关:注意、停步、观察、留心、凝神、注目、分辨、细察、询问、检验、探索、考量、思索、权衡、评估、研究·就在现在。它和惊奇相关……也就是驻足注意周遭世界的种种现象——空气、水、光、重力、呼吸、海豚、岩石、风和心的悸动因为对它们略有所知,而更加欣赏。”

  所以,即使抬眼观望大自然,或凝视星空,久而久之也会令你的气质非同常人—如果是音乐,当然,它也可将你导引入一个自然的开端,使你的灵魂有一个可以静心倾听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