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催眠!!!巴赫镇脑安神

2019-12-24 12:05

  

  对于巴赫及他开创的世界,有很多事情好像都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与他同时代的评论家沙伊贝是这样说的:由于他是以自己的手指为标准来判断的(巴赫最擅长的乐器是管风琴,作曲时心里的旋律常常是跟着这种乐器走的),所以他的作品十分难以演奏,他要求歌手和器乐表演者必须有能力以他们的嗓子和乐器来做到他在键盘上所能弹奏的一切,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巴赫就这样平静地做着一切让后人感到根本不可能的事,还没到老年,他的两眼已一团漆黑,且病如膏肓,他凭着只有上帝本人特赦给他的精神在为上帝工作。他摸黑完成了一首《我来自高高的天上》,这是他与上帝最近的一次当面交谈,所以,当他刚写完时,他的眼睛竟奇迹般地又复明了!然而,这恐怕是上帝本人借给他的最后一点回光返照。在这以后不久,他就只能口述他与上帝最后的交谈,这就是今天我们所知悉的《主啊,我们是多么需要你》,口述完毕,他就像保持着精神和谐的上帝本人一样,平静而安详地来到了上帝的身边。

催眠音乐

  巴赫永久地闭上了眼睛,那是受累一生之后的长眠。可我们这些生活在凡尘中的俗人还得每天睁开眼来。我们每天都要睡去,只要我们还能醒来,就会用眼睛来看这个世界,上司的“苦大仇深”的眼神,小市民“无孔不入的倾轧,计算机的屏幕或者是报表中密密麻麻的数字,总之,以们生的世界,不但让我们视力损伤,而且头颈部以及全身的肌肉都因为紧绷而僵硬;我们再次想到音乐,甚至是无意中或是下意识地打开音乐的天窗,以此自我解脱或是催眠。

  我们常常需要催眠,那是因为已经很不容易入睡了,大家都知道,现代病中最常见的一种就是失眠。

  失眠的原因实在很多,但从来就没有安全而有效的治疗方法。这是因为我们的心乱了,精神出了问题,我们作为肉身的复杂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只有音乐是可以信赖的,只是要回答为什么音乐催眠最有效稍稍有点麻烦,首先,我们先要知道一个人为什么睡不着觉,是神经质或者有焦虑症吗?那无论如何先得让自己镇定下来,万般思虑,百般苦恼都让它暂放一边去,能用另外的精神世界代替多少就是多少,哪怕暂时分散一下注意力,这就说到了经验,什么音乐最能帮助人镇定?也没有固定答案。有人喝杯牛奶可以入睡,可是有的人喝了后更睡不着;有的人可以靠数羊的方法,有的人却愈数愈睡不着。

催眠音乐

  音乐选择正是如此,只有经过自己的试验,有人听古典沉静安详的音乐、有的人却是在摇滚乐中来放松脑部的神经,只要能让一个人安然入睡,都是他最好的催眠音乐。如果是因心太累,那就应该让音乐进入内心的安慰,我的建议是,巴赫的《戈德堡变奏曲》正有这种作用,这是因为巴赫的所有音乐都跟管风琴有关,而这种古老的乐器似乎正是能跟人的七窍有着丝丝入扣的通灵。

  简单的旋律在变化多端的变奏中游走,起起伏伏,有时充满温暖宁静、有时又是唠叨聒噪;在那些纤细如缕的感情交流中,自己的心灵不知不觉就进去了。当然,这类的催眠曲还有不少。科学家们也早就发现了人类有个总开关控制睡眠。这个开关位于大脑深处一个微小细胞团之上。打开时,大脑中所有觉醒和意识有关的细胞均被关闭。反之,当开关关闭时,大脑又处于觉醒状态。也许有一天能发展到用音乐直接来控制大脑的总开关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